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盛松成:将政府债务纳入社会融资规模指标是及时且必要的

发布日期:2024-04-02 09:38    点击次数:100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盛松成近期在《债券》杂志发文称,将政府债务纳入社会融资规模指标是及时且必要的,这既能全面反映货币政策传导,更能体现货币与财政政策的配合。在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配合之下,纳入政府债券的社会融资规模已成为我国经济回升向好的先导指标。

  社会融资规模指标问世13年来,已为各级政府、市场人士与学术界所熟知和高度关注。从定义上看,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是指一定时期内(每月、每季或每年)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额。

  2018年之后,我国地方政府债券和国债相继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指标。盛松成认为,这一举措符合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定义和设计初衷。修订后的社会融资规模不仅可以比较全面地反映货币政策传导,而且能够多维度体现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配合,还更加完善地刻画了金融与经济的关系。

  “近年来,我国政府在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发挥逆周期调节以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中的作用愈发增强,政府债券规模随之攀升。由此可见,5年前开始将政府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是因时制宜、与时俱进之举。”盛松成在文中表示。

  2023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社会融资规模、货币供应量同经济增长和价格水平预期目标相匹配”。盛松成表示,社会融资规模和货币供应量构成了我国货币政策调控的“两中介目标”。货币政策能够有效影响社会融资规模,社会融资规模也对经济、物价和投资产生较大影响,这是货币政策中介目标向最终目标的传导过程。随着政府债券规模的增大,只有纳入政府债券,社会融资规模才能更加全面且及时地反映货币政策传导,尤其是货币政策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

  此外,作为最重要的两个宏观经济政策,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需要配合,其中备受关注也是最核心的配合内容,便是货币体系如何支持政府债券的发行和交易。而且,指标统计口径修订在国际上是常规操作,旨在提高宏观调控的精准度。

  盛松成认为,不论是出于操作目的的需要,还是操作机制的传导,货币政策工具通过调节短期、中期和长期流动性与政府债券的发行和交易产生互动,这将最终反映到社会融资规模的变动之中。如果政府债券不计入社会融资规模,那么货币政策影响和配合财政政策将难以得到充分体现。

  展望未来,盛松成表示,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是我国巩固和增强经济回升向好态势的重要举措。随着经济持续发展和防范化解风险的需要,未来几年我国政府债务规模可能继续上升。稳健的货币政策要配合积极的财政政策,确保政府债券的顺利发行,并为政府提供相对平稳的融资利率,从而满足政府进行投资和购买的资金需要,提振总需求,增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资金支持。



 




Powered by 杠杆炒股配资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